任正非:公司文件是对群体来说的,并非针对每个人
时间: 2021-11-25 20:56:05 浏览次数:145
这不正是我们华为今天的时代精神吗?纯粹搞理论研究的有价值评价体系,纯粹走进工程领域的人也有评价体系,对于又有理论又有实践的人呢,我们暂时还没有评价体系,华为能不能创造一个评价体系来呢?任正非:专家就要做专。任正非:颠覆性的创新,即使最终证明是完全失败的,对我们公司也是有价值的,因为在失败的过程,也培养出来了一大批人才。任正非: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我国比较重视实验科学,对理论研究不够重视。

2月9日,任正非在山西太原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曹阳摄(资料图)

9月14日晚,华为在8月2日华为“研究院”创新先锋座谈会上宣布任正非与部分科学家、专家、实习生的对话。以下为对话实录:

我不是科学家,也不是电子学专家。即使我过去对工程技术有一点了解,但与今天的水平相比,还有巨大的差距。今天和你说话,我不会生气,如果你说错了,你可以当场批评。毕竟你是走在科技前沿的,我错了也没有错。毕竟我们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或许这不是我们之间的代沟,甚至不是“海”与“洋”的一代。无论如何,我认为我们必须勇敢地与大家沟通,共同前进,克服困难。我们要敢于走在时代的前沿。

问:一方面,我们要求高手上战场参与战斗。另一方面,我们要“冲破天际,生根发芽”。在实际实现中,这两个目标有时并不统一。参战什么是科技创新,来不及“冲天”;“刺破天际,生根发芽”的技术,可能长期应用在产品上无法参战。您如何看待这种不一致?

任正非:公司不是一个人组成的。有些人这样做,有些人这样做,所以不会有分裂的人格。公司文件是给集团的,不是给所有人的。

第一,作为研究前沿技术的科学家,未来有两种选择:一是走科学家的道路,做无止境的科学前沿理论研究,朝着公司愿景的方向创造新的知识和假设;另一种是走专家路,在路上,拿着“手术刀”,参与我们“杀猪”“挖煤”的商业战……

首先是科学家的道路。从事基础科学理论研究的都是科学家。刚进门,不成熟的可以称为实习科学家;那些摸到了门道,取得了小成就但没有取得突破的,可以称为助理科学家;有几个突破的人可以称为科学家;在某一领域有突出成就的人,可以称为某一领域的首领。科学家。不要比较社会称谓,你不会感到不安。我们的科学家是一种领取餐券的代码;社会科学家是社会荣誉的象征。我们领票的人多了,说明我们兵力强,战斗力强。因此,我们不怕更多的科学家。

“科学,无尽的前沿”,前沿在哪里?未来的奥秘在哪里?我们不知道。因此,我们无法定量评价科学家取得的成果,甚至我们的“科学家管理团队”和“专家管理团队”也无法评价,也无法指导科学家取得的理论成果。对于那些走科学家道路的人,我们曾经提倡用清华教授的待遇来衡量你的学术贡献。结果新生社区批评我,说我不太重视理论研究。其实,不是我们不重视理论,而是我们没有办法定量评价科学家们所探索的未来奥秘,与专家路线相比。十多年来,如果公司不重视基础科学研究,不与世界前沿科学家深入合作,不重视基础研究人员,就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理论技术和工程今天积累。那么面对美国的打压和封锁,现有的问题可能得不到解决。如果大家不认可清华大学教授的待遇标准,也说明我们的评价体系不够先进。我梦想成为一名清华学生,但我一生都没有实现。我用“清华教授”来比喻我们从事纯理论和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我觉得那太光荣了。但如果你还是不接受,说明你更伟大,

二是走专家的路,用自己掌握的基础理论解决实际业务问题。带上你的“手术刀”参加我们的“杀猪”战斗,根据“猪”的肥大程度、关键节点突破的价值、“战斗”的规模来量化评价。根据战绩,有机会晋升为“中将”。这是美军的标准。中士的职位相当于中将,而在中国军队中相当于旅团级。

好奇心驱动的基础研究和商业价值驱动的应用研究也可以结合起来,创造科学知识和商业价值。这是1990年代普林斯顿大学斯托克斯教授倡导的“巴斯德象限”的创新。这也是去年新的《无止境法》提出将国家科学基金转为科技基金的主要原因。

我们要敞开心扉,解放思想,敢于吸纳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公司正处于战略生存和发展的关键时期。没有天赋,进攻是不可能的。不要过分强调专业,只要他够优秀,他愿意带“手术刀”参加我们的“杀猪”之战。我们必须开阔眼界,丰富我们的基础,避免单基因思维,让偏执狂存在。要改变以往以统一薪酬体系招聘全球人才的思路,对标本土人才市场薪酬,为高级人才提供足够有吸引力的薪酬待遇。要想在美国吸引顶尖人才,就必须遵循美国人才市场的薪酬标准。以后要想赢,就必须招比自己优秀的人。与国际接轨,薪酬标准必须高于人才所在地(国家),才能吸引到最优秀的人才。

回想一下,在我们被美国打压的两年里,我们的人力资源政策从未改变。工资和奖金都是正常的。升职、配货都是正常的。公司不仅不乱,而且内部更加团结,吸引了更多的人才加入我们的队伍。抛开枷锁,他更加勇敢、更加勇敢地取得更多突破,拥有引领的信心和勇气。为什么?因为我们在一个个解决问题,一群有扎实理论基础的人“放笔参军”,拿着“手术刀”,加入“杀猪”的战斗。比如,一些有才华的少年加入了煤矿兵团,逆向使用5G,让井下信息更高清、更全面。

当然,走科学家的路,还是走专家的路,大家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抗战爆发期间,许多优秀的大学生投身战场。个人就像这个社会的拼图。你只是一块,多块拼凑成一个大扇子。食堂张贴了一张海报。战场上16岁远征军士兵接受美国记者采访:“中国会赢吗?” “中国会赢。” “当中国赢了,你打算做什么?你在做什么?” “那个时候,我已经死在了战场上。” 这不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华为精神吗?1941年莫斯科大雪纷飞,数十万苏联红军匆匆忙忙地在红场阅兵。混沌小队英勇穿过红场。他们从阅兵场直奔战场的伟大精神并没有体现我们。今天的。我们不是也从两年前的混乱和恐慌中有所反应,形成了今天的雄伟、凌乱、强大的阵法吗?

其次,我们要寻找“又瘦又胖”的人,就像冯诺依曼一样,既能解决理论问题,又能解决实际问题。昨天我开玩笑说:“教授越教越瘦,越杀猪越肥。” 还有一类人才介于“瘦”和“胖”之间,学术素养非常高,同时又擅长解决工程问题。他们可以成为教授并用手术刀杀死猪。不“瘦”怎么杀猪?不杀猪怎么能“胖”起来?你怎么看待“又瘦又胖”的人呢?一个纯粹从事理论研究的有价值的评价体系。纯粹进入工程领域的人也有一个评价体系。对于既有理论又有实践的人,我们还没有评价体系。华为能不能建立一个评价体系?

我们将在新生社区开设“科学与工程史”栏目欧博手机版,讲述“胖”、“瘦”、国际国内科学家和工程师成长的关键时刻,以激励我们20万人。炸毁年轻人的大脑。为什么我以前写文章的时候要强调“瓦特只是格拉斯哥大学的锅炉修理工”,就是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他不是蒸汽机的最初发明者,而只是对其进行了改进。我们不应该纠结于谁的独创性;我们不仅要尊重原创,还要在从原创到产品的过程中做出突出贡献。借来的人也是光荣的。他的小火花,居然被我们点燃了。火。分阶段贡献的,不用担心工分是怎么算的。水稻在几千年前就被古人驯化了。杂交是一种方式,袁隆平在中期推行高产不失其伟大。敢于踏上前人的肩膀,勇往直前。前辈,包括你的同学和同事。就是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打开枷锁,不分格局地使用人才,让我们也能有伟大的科学发明和重大项目。而袁隆平在中期提倡高产,不失其伟大。敢于踏上前人的肩膀,勇往直前。前辈,包括你的同学和同事。就是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打开枷锁,不分格局地使用人才,让我们也能有伟大的科学发明和重大项目。而袁隆平在中期提倡高产,不失其伟大。敢于踏上前人的肩膀,勇往直前。前辈,包括你的同学和同事。就是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打开枷锁,不分格局地使用人才,让我们也能有伟大的科学发明和重大项目。

苹果手机的创新是属于何种创新模式_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落实创新发展理念的_什么是科技创新

问:面向未来的技术研究落地周期长。“活着”和“有未来”如何平衡?

任正非:有些理论和论文发表了,可能一两百年后才见效。例如,我们现在知道基因对人类的巨大社会价值,但是在1860年,孟德尔的思想和实验太先进了,即使是那个时代的科学家也跟不上孟德尔的思想。孟德尔的豌豆杂交实验从1856年到1863年进行了8年,他将研究成果汇编成论文《植物杂交实验》并发表。他发现了遗传基因,但未能引起当时学术界的关注。一百年后,人们意识到遗传基因的价值。当时,由于意识形态问题,我国认为这是神父发现的,具有宗教倾向。1950年代和1960年代,中国大力提倡学习米丘林和巴甫洛夫的理论,这让我们了解基因为时已晚。几十年。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 mRNA 疫苗是基于基因研究的。在美国抨击中国科技脱钩、疫情可怕蔓延之后,我们会更加尊重知识分子和科学。我们必须重视教师的地位和医生的待遇,尊重知识分子的创造性劳动,才能有一个丰富多彩、美丽的世界。当出现普遍现象时,要从体制改革入手,尊重和善待改革后群体的积极性。只有了解了公司的战略,公司才会有实力。强烈鼓励中国学习米丘林和巴甫洛夫的理论,这让我们了解基因为时已晚。几十年。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 mRNA 疫苗是基于基因研究的。在美国抨击中国科技脱钩、疫情可怕蔓延之后,我们会更加尊重知识分子和科学。我们必须重视教师的地位和医生的待遇,尊重知识分子的创造性劳动,才能有一个丰富多彩、美丽的世界。当出现普遍现象时,要从体制改革入手,尊重和善待改革后群体的积极性。只有了解了公司的战略,公司才会有实力。强烈鼓励中国学习米丘林和巴甫洛夫的理论,这让我们了解基因为时已晚。几十年。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 mRNA 疫苗是基于基因研究的。在美国抨击中国科技脱钩、疫情可怕蔓延之后,我们会更加尊重知识分子和科学。我们必须重视教师的地位和医生的待遇,尊重知识分子的创造性劳动,才能有一个丰富多彩、美丽的世界。当出现普遍现象时,要从体制改革入手,尊重和善待改革后群体的积极性。只有了解了公司的战略,公司才会有实力。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 mRNA 疫苗是基于基因研究的。在美国抨击中国科技脱钩、疫情可怕蔓延之后,我们会更加尊重知识分子和科学。我们必须重视教师的地位和医生的待遇,尊重知识分子的创造性劳动,才能有一个丰富多彩、美丽的世界。当出现普遍现象时,要从体制改革入手,尊重和善待改革后群体的积极性。只有了解了公司的战略,公司才会有实力。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 mRNA 疫苗是基于基因研究的。在美国抨击中国科技脱钩、疫情可怕蔓延之后,我们会更加尊重知识分子和科学。我们必须重视教师的地位和医生的待遇,尊重知识分子的创造性劳动,才能有一个丰富多彩、美丽的世界。当出现普遍现象时,要从体制改革入手,尊重和善待改革后群体的积极性。只有了解了公司的战略,公司才会有实力。我们将更加尊重知识分子和科学。我们必须重视教师的地位和医生的待遇,尊重知识分子的创造性劳动,才能有一个丰富多彩、美丽的世界。当出现普遍现象时,要从体制改革入手,尊重和善待改革后群体的积极性。只有了解了公司的战略,公司才会有实力。我们将更加尊重知识分子和科学。我们必须重视教师的地位和医生的待遇,尊重知识分子的创造性劳动,才能有一个丰富多彩、美丽的世界。当出现普遍现象时,要从体制改革入手,尊重和善待改革后群体的积极性。只有了解了公司的战略 任正非:公司文件是对群体来说的,并非针对每个人,公司才会有实力。

因此,面对未来的基础研究,人们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时间才能看到你的贡献。你的文章可能就像梵高的画。100 多年来,没有人对它感兴趣,但现在它是无价的。梵高一生一贫如洗。你是一个有远见的人,如果现在每个人都能理解你所研究的理论,你还是科学家吗?如果只有一两个人想通了,你们两个可以喝杯咖啡聊天。你们也可以互相激励、鼓励和鼓舞。我们不需要一个人同时为双方做出贡献。

问:过去,公司鼓励大家做长期的研究工作。有些工作可能需要数年或数十年的积累才能在此过程中产卵。但现在因为美国打压,我们需要有质量的生活。您如何评价长期研究?工作的价值创造?

任正非:对于长期学习的人来说,我认为他们不需要直接负责生产食品,所以他们可以做基础理论研究。既然你热爱科学,对未来充满好奇,那就走科学探索之路吧。如果你在学习中忧心忡忡,就不可能有得失之忧。不同的路径有不同的评价机制。可以自己选择,不会要求“放笔联手”。我们允许海思继续攀登喜马拉雅山。我们大多数人都在山脚下种土豆和放牧,我们不断地给登山者送干粮,因为珠穆朗玛峰上没有办法种水稻。这是公司的机制。有了这样的机制,我们才有取胜的信心。

问:近两年,公司鼓励专家“退卡宾枪”解决产品问题。你有什么建议?

任正非:专家必须是专家。就像煮面条一样,你几乎有味精。放入味精后,面条很好吃,可以多卖一点钱。高手们要做那个“味精”,支援前线,直接参加战斗。战斗表现比较客观。应该正确评价专家的贡献,专家的评价标准比科学家的评价标准更明确。

对于过去有贡献的专家,如果有不公平的评价,你可以回去改变过去不公平的评价,应该提供给你的就会提供给你,就像无线“海量”一样MIMO”团队。这不仅仅是专家。过去,一些干部在工作中犯了错误。今天,我们已经纠正了它们。我们也要做出正确的评价,充分发挥我们的积极性。

问:我们要以质量求生存,以质量求生存,为客户和合作伙伴创造价值。什么是“以质量求生存”?

任正非:我们公司现在有两个漏斗:第一个漏斗是2012实验室基础理论研究,这个漏斗是公司的投资,你产生知识;下一个漏斗是开发团队,公司给他们资金,2012实验室给他们知识,当然还有社会的知识,他们的职责是做产品,创造更多的商业价值。连接两个漏斗的中间接头是“拉瓦尔喷嘴”。研究过流体力学和动力学的人都知道,拉瓦尔喷嘴的作用是通过加速使我们的研发提前实现。

基于这个研发体系,我们不仅要在5G上领先世界,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在一个领域领先世界。

问:您如何看待 6G 潜力研究和标准化的分裂风险?

任正非:从现实商业的角度来看,我们要围绕5G+AI的产业化应用,形成港口、机场、逆变器、数据中心能源、煤矿等大军,为来袭做准备。

那我们为什么要拼命研究6G呢?科学,无止境。每一代无线通信都开发了新的功能。4G是数据能力,5G是万物互联的能力。6G是否会展现新能力,拥有无限想象?无线电波有两个功能:一是通讯,二是探测。我们过去只使用通信能力,没有检测和感知能力。这可能是未来的一个新方向。6G未来的增长可能不仅是大带宽通信,还可能具备检测感知能力,以及通信感知的融合。这是一个比通信更大的场景,一种可以更好支持扩展的新网络能力。商业运作,这会不会开创一个新的方向?所以,我们研究6G,防患于未然,抢占专利地位。不要等到6G真正有用的那一天,因为我们没有专利,我们被别人束缚了。

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落实创新发展理念的_苹果手机的创新是属于何种创新模式_什么是科技创新

我们过去强调标准是因为我们落后于时代,人们在互联网上已经有大量库存。如果我们不融入标准,我们将无法与他人联系。但当我们“冲破天际”,引领世界时,我们不应受此束缚,敢于走自己的路,敢于创造事实上的标准,让别人与我们联系。就像当时钱伯斯的IP一样,出众。

问:在美国的极端压力下,终端业务尤其是手机业务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公司未来在哪些领域会有大的机会?

任正非:终端是一个复杂的载体欧博会员开户,有这么多复杂的功能和应用,不仅仅是一个渠道,也不只是一个手机。终端不仅仅是芯片问题,它涉及到非常复杂的问题。乔布斯在这一点上很出色,他创造了一种手指画触摸屏输入法。

未来的信息社会会是什么样子?信息的体验取决于终端,而最重要的载体也是终端,因为传输设备、软件等是无形的、无形的。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的终端,但肯定不仅仅是手机,还有汽车、家电、可穿戴设备、工业设备……我们还需要在很多方面继续努力,还有很多理论问题需要解决。

问:我们想连接世界的“外脑”。上海青浦基地正在建设中,“巢”已建好。“引凤”会不会有更大动作?

任正非:外脑的使用方法有很多。例如,我们已经在做:加强对高校中青年教授和博士的支持,合作建立博士后工作站,邀请国内外科学家参与我们的研究工作,创建“黄大年茶馆”。 ” “前沿思维交流平台……我们还需要拓宽思路,探索更多更广的与外脑连接的方式。

第一,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风景优美,适合外国人。如果有七八百名外国科学家在这里工作,他们不会觉得自己在异国他乡。我们将在上海青浦基地规划100多家咖啡馆ABG欧博,可容纳3.40,000名工程师和科学家,全部由公司设计装修,交给公司资深服务专家开店运营,实现专业服务,高端化。我们将环湖10公里的道路称为“十里洋场”街,公园内的湖称为日内瓦湖。湖边路边有非常漂亮的咖啡馆,适合现代青年,吸引各路人才。营造适合外国科学家工作和生活的氛围。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让外脑在此碰撞和对冲,这场冲突又会产生新的井喷。

第二,当某个国家发生战争或流行病时,我们是否可以包机带一些科学家和家人过来进行科学研究?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我国的疫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相对安全;几年后,全球疫情得到控制,科学家也可以选择回国。现在是一个在线世界,您可以在其中进行科学研究。

第三,你们都是科学家和专家。我希望你能花更多的时间阅读文献,尤其是最新的学术会议和期刊论文。您可以将您的论文和您的想法发布到新生社区或Linstar,并与更多人分享。科学家们仍然需要更多地仰望“星星”。如果你不看“星星”,你如何导航?

问:您如何看待类脑计算的根基技术?

任正非:我支持这个。首先,从公司的角度来看,我们公司的社会价值是算力,通信也​​为算力提供服务。其次,从国家的角度来看,包括算法在内的根技术是我们国家安全和国家进步所必需的。未来,中国将实行“东资料西算”和“东资料西算”。中国未来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二大算力吗?这是可能的。我们怎么算?首先,我们要有先进的方法。我们不知道现在有哪些先进的方法。如果是拥有第二算力的大国,如果承载基础算力的东西不是自己的,

问:我们的很多工作都是颠覆性创新。如果要革新传统技术,推广会遇到很大阻力。你有什么建议?

任正非:颠覆性创新,即使结果是彻底失败,对我们公司来说也是有价值的,因为在失败的过程中,也培养了大量的人才。正是因为我们在研发中经历了一些不成功的经历,才成长了许多英雄。

因此,我们并不完全追求以成功为导向的颠覆性创新。成功与失败只是客观的结果。颠覆性创新失败也会造就很多人才。他们必须分享他们所有的经验和想法。一是能够激励他人,二是改变立场,用这种曾经失败的方法,可能会在其他领域取得成功。

我们的人力资源评估机制不能简单地通过成功或失败来评估。如果成功,则标记为A,如果不成功,则标记为C和D,这是不可行的。电视剧《国家命运》中的原子弹爆炸提到,当时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邓家贤提倡的等效方法,将两半铀从管子两端推到一起,到达产生裂变的临界状态。缺点是接触面爆炸后,尚未进入临界质量的后半部分铀会被炸毁。另一种是王干昌倡导的内爆法。国家最终选择了邓家贤的等效方法。这种方法比较容易。国内率先采用了这种方法。这种方法非常浪费。接触的部分爆炸,其他部分爆炸。内爆法的优点可能更明显,体积小但爆炸效率高。

苹果手机的创新是属于何种创新模式_什么是科技创新_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落实创新发展理念的

问:对于90后、95后人才来说,兴趣带来的内在动力大于外在动力。他们能否在工作中给予他们更多的自主权,并根据兴趣表现出更多的创造力?

任正非:首先,我觉得这在我们公司特别有用,因为我们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你做一些基于兴趣的研究和探索。

二是要有集约机制和创新驱动。市场部门的要求非常严格,以限制其边界并要求他们将粮食生产放在首位。初始阶段的首要目标是养活自己,伟大的理想会在这个阶段稍晚一些。比如,随着港口和海关的智能化,三年内能否完成为全球70%的港口提供智能化服务?煤矿兵团能否在2-3年内成熟技术,然后为全球提供智能矿山服务?

但对于2012年的实验室,公司从来没有施加过多的克制。比如有人研究自行车的自动驾驶,公司也没有约束他。我们要生产自行车吗?不,这是他手中的“手术刀”。也许在未来会发挥作用,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

第三,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摆脱了温饱问题,把爱好放在第一位。不像我们那时候那么饿了。如果你得到提升,获得更高的成绩,并获得更多的奖金,我们就去做。现在很多年轻人为了兴趣而工作。在追求事业的过程中,你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如果是兴趣爱好,就不要把物质奖励看得太重。只教“瘦”的治疗,会很棒,回家告诉婆婆,婆婆一定要说“瘦”好!年轻人拥有新生的活力,我们不拘泥于一种模式来贬低人才。

问:现在我们面临着很多卡脖子的问题。我们要做一条“鲶鱼”,激活和拉动产业链,快速解决卡脖子问题。你有什么建议?

任正非: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我们国家更注重实验科学而不是理论研究。现在也是一样。公司不能短视,只求务实。它可能总是落后于其他人。

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论突破,特别是在化合物半导体和材料科学领域。日本和美国基本上处于领先地位。我们必须利用全球平台来创造我们自己的成功。你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和贡献。这并不容易。继续努力。

我国也经历过泡沫经济的刺激。年轻的精英们走向了“短而快”。我国的工作机械、设备和技术、仪器仪表、材料和催化剂研究……相对产品还比较落后,我们用什么方法在这样的条件下进行生产试验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难点。

问:您如何理解 Marc Andreessen 的“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

任正非:未来的软件会吞噬一切,说明未来信息社会的数字基础设施的核心是软件。数字社会首先需要终端数字化,更难的是行业终端数字化。只有行业终端数字化,才能奠定智能化和软件服务的基础。鸿蒙和欧拉任重道远什么是科技创新,还需要更加努力。鸿蒙已经开始前行了,我们还在焦急地期待着。欧拉正在向前迈进一大步。欧拉的定位是针对国家数字基础设施的操作系统和生态基础。实时操作系统,这是一个困难的命题。

问:韩国的半导体产业起步于空白。经过60年的发展,如今已成为世界领先产业,成为韩国的支柱产业。这对我们有什么启示?

任正非:1980年代,日本抓住了主机和计算器对高质量、高可靠性DRAM的需求(25年质保期)。根据戴明的质量管理方法,DRAM的质量远远超过美国,占有50%的份额。1990 年代,PC 取代大型机成为 DRAM 的主要市场。韩国抓住PC对DRAM的低可靠性要求(5年质保期),以低成本创新实现弯道超车,专注性价比创新,超越日本。

商业的本质是满足客户需求,为客户创造价值。任何不符合时代需要的过度精密,本质上都是内卷。因此,我们必须真正了解客户在系统工程中的需求。过去两年,我们受到美国的制裁,不再寻求用最好的零件来制造最好的产品。在科学合理的系统流量平衡方法下,我们也做出了配件合理的优质产品。提高盈利能力。

问:未来创新的重要趋势是集成创新或交叉集成。许多重大创新来自跨行业整合。您对融合创新有什么建议吗?

任正非:主动和跨界人喝咖啡,多喝咖啡,你就不能吸收他的想法吗?这将有助于您的研究成果。每个人都要去看看水蛭形轮虫的故事。为什么我要重复这个故事?希望大家多交流。一杯咖啡吸收了宇宙的能量。与伙伴一起获胜,换取食物,可以攀登“喜马拉雅山”。(本文摘自任正非与华为研究人员代表座谈时的讲话录音)

转载请注明 www.minzhuzs.com

上一篇:没有了!

欧博信息科技,欧博官网通信机房建设标准,www.abg8888.net建设科技,专业的设计团队,欧博最新网址为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建设科技,欢迎来电咨询,找广州鼎阳,欢迎合作洽谈欧博金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21 欧博金鼎 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